江子鱼🐠

我想吃肉

© 江子鱼🐠 | Powered by LOFTER

随笔·《 静 女 》诗词情景还原

之前高一写的,现在也有一年了,想着做个纪念吧,于是打了出来。之前这个是被学校语文科组作为美文来诵读的,哎呀这种事真是让人⁄(⁄⁄•⁄ω⁄•⁄⁄)⁄现在一看就是黑历史了……大家就将就着看吧,有什么好的意见我会采纳的哟……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黄昏时分,日落西山,大地笼罩在落日的余辉之中,沐浴更衣,梳头打扮,略施脂粉,盛装出行。看见美丽的黄昏景色也不禁心花怒放,一想到马上见心爱之人,不禁嫣然一笑,眉眼间尽是淡淡的温柔,出行前,在镜前再三端详自己的样貌,青丝梳成略显俏皮的双髻,两弯柳叶吊梢眉,杏仁一般黑亮的眼睛周围抹上淡淡的红妆,两腮一点红荡漾开来,显出青春活力,唇上轻轻点上一点胭脂,既显得美艳又不失文雅。虽穿着粗布衣服,但因为搭配恰当而让整个人看上去清秀无比。她微微一笑,表示满意。


来到城上的角楼,见他未来便想跟他开个玩笑。她侧着身子贴在角落的墙壁上,想着他看不见她而迟疑的样子,不禁捂嘴一笑,来了,他一边走一边轻轻吟唱着令人身心愉悦的歌谣,她听了也不经心神摇曳。四处张望却没有发现她的踪迹,他有些迟疑:难道她又让父母给扣住了吗?疑惑间看见角落里的一片衣料,他轻笑,走上前找到她。她出乎意料地瞪大了眼睛,两颊染红了绯色,吃惊地微微张开樱桃般的小嘴,这神情映照在他的眸中,真是可爱啊!


两人在落日下并肩站了一会儿,又分开在角楼的四周,凝视了一会落日。其间两人嬉戏调笑,偶尔,她还会因为他的戏言而笑着去追打他,尽显平日里没有的欢快活泼。此时一阵风吹过,撩动她散落的黑发,吹动她的衣角。他轻轻地拉起她垂在眼角的发丝,小心地埋在她的耳际,嗅到她发上的一阵清香,他也不经飞红了脸。而她早已满脸的红色,脸颊因莫名的激动而感觉像火燎一般,她黑亮的眼珠忽闪忽亮,像是在向他传达只有他们两人才知道的情意。末了,她忽然想起藏起身上的箫管,连忙掏出来放在他手中。因为今日放肆的举动,她此时已经害羞得说不出话来了。他静静地端详着眼前这支红色的箫管,无论是选料还是做工都属上等,而她不过是一介平民,平时能见他一面已属牵强,知道他喜欢乐理,特意为他买了这支箫管,这情意他岂能不明白呢!他轻轻拉起她的手,她的手软软的,有着烫人的的温度。


大地笼罩在最后的余辉,他一边送她回家,一边吹奏了箫管。动人的音乐声似乎连风都极为欣赏,纷纷来到给他们身边送上浓浓的凉意。她一边走,一边惬意地听着,偷偷观望他认真的神气。多么美好的时光,她真想永远停留在此刻。


已经隐隐约约可见她的家了,她留恋地看了眼停下吹奏的他。他也同样不舍的看着她。忽然灵机一动,钻入路边足有一人高的草丛中。他正想跟上去,却发现她又重新站在他面前,手里一束荑草。他立刻明白她的心意,郑重地接过这束荑草,随后对她点了点头,眉宇间是海誓山盟的坚定,她亦了解他的意思,粲然一笑,随后独自踏上了回家的路,走出十步路,再次不舍地回头,却发现他在原地目送她离开,他向她招招手,露出一个笑容,她也向他招招手,后继续走回家中。站在家门口,她试图眺望他的位置,一阵动人的箫声传来,隐约可以看见那支红色的箫管……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附上:《静女》原文
静女其姝,俟我于城隅。爱而不见,搔首踟蹰。
静女其娈,贻我彤管。彤管有炜,说怿女美。
自牧归荑,洵美且异。匪女之为美,美人之贻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评论
热度 ( 2 )